叫灼冬/冻冻/陌颜/绔柇。(以前的名字除非我们认识,否则别叫。)
主推食物语。蟹黄汤包是我的宇宙中心。
不吃all向。
松鼠鳜鱼/少主x蟹黄汤包锁死,钥匙我吞了。
冷门cp/圈爱好者。
写点文笔驾驭不了的垃圾。
.
徵羽摩柯 蟹黄汤包 诗礼银杏 鸡茸金丝笋 星尘 苍穹 诗岸 帕莉帕莉梅
+我对象
极度敏感
.
星星,金色,正太爱好者,腿控。
一般只吃耽美,很少吃其他向,尤其是男女。
.
正太车接受无能。天雷。
猛男,天雷。
mxtx,天雷。
耽美生子,天雷。
ABO,天雷,尤其是车。
食物语莲花血鸭,天雷。
不语吸。
.
冷门爱好者。我永远喜欢毛毯再一次。
精神疾病爱好者+中二病。
喜欢分析角色,特别喜欢。可是依旧ooc。
.
写出来的东西一般都是:文笔跟不上我的脑洞。
以上。
.
头像by鲜洋芋。

星。

向往星星的人一直试图写温暖的东西。也许。

【少蟹】特例

*男少主x蟹黄汤包

*ooc注意

*随性摸的,毫无质量,轻喷轻喷。


他是个很难相处的孩子——这是公认的事实。他不坦率,而且“带着刺”,很难有人或者食魂能和他搞好关系。


而你是个特例。


蟹黄汤包是你一见钟情的孩子。本来是因为别的角色而下载的游戏,却因为抽到他,而打消攻略别人的心情。你并非一个“傲娇控”,你甚至对此有点反感,一般很少喜欢傲娇——可这个“傲娇”的孩子却能轻易让你喜欢。


坦白讲他并不是个多么出彩,或者说,很受欢迎的食魂。因为他的语音听起来很糟糕——很凶,似乎高人一等——所以不太招人喜欢,这太正常了。


不过,我说了,你是个特例。


.


蟹黄汤包一直很清...

【浮梅】狐与兔

天,太牛了

黄蕊:



是300fo的点文, @灼冬 

狐狸浮士德x兔子梅菲斯特

 
 

希望能够看的尽兴

 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浮士德在雪原中徘徊前行。

 
 

它前进的警惕,很小心。爪子在白雪上“沙沙”踩过,留下一串脚印。

 
 

它嘴中叼着一只硕鼠。这是一位优秀的银黑狐猎手为自己即将面临的暴风雪准备的储备粮。

 
 

它步步小心,却很利索——浮士德虽然只是一只银黑狐,却是一只无比矫健的狐狸,他从与自己的几只兄弟一同出生开始便敏...

因为爱。

【莲少】铁锈

依旧是贴吧小可爱想看的()莲花血鸭x少主,有私设,ooc注意


你经常能从莲花血鸭的身上闻见铁锈味,也经常会看见那人没有刻意掩盖的血迹。你从没过问他去干什么了,因为你知道太过关注他总归是不好的,甚至还有些尴尬,以至于招来误会。更何况他做的事你早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


不过毕竟是你的食魂,太过冷淡也说不过去。不然被人发现你对他的感情,那可就丢人了——喜欢上自己的食魂什么的。


这么想着,竟一个不慎撞进了一个人的胸膛。熟悉的莲花图案让你一怔,随即立刻推开那人,故作冷淡地抬起头。


“你回来了?”


他眯着眼,原本紧抿的嘴唇逐渐上扬。你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。


“果真是你来了,...

【鸭少鸭】爱笑的人

*贴吧上小可爱想看的!ooc注意,男少主x北京烤鸭,根据官方pv来的脑洞x


北京烤鸭是个爱笑的人。


他喜欢在夕阳的映照着的池塘边看着小鸭们笑,喜欢在战斗胜利时握着旗杆对你笑,喜欢靠着你肩膀安稳坠入梦乡前笑。


有人说:北京烤鸭这样不像一个王。真正的王是孤高而神圣的。王应该严肃地为大臣下令。你这样不配做王。


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北京烤鸭只是笑了笑,继而转过身,拉着你的手大步离开。他表现得对这些话习以为常,而且从容不迫,只是握你的那一刹,手有一点抖。


“爱卿,你觉得朕适合当王吗?”


远离那人后,北京烤鸭突然问。


你清楚记得当时,他在笑,澄澈的双目直勾勾地锁定着...

知己



大概是表面小奶狗摩柯x迷之纯情的小少年牙牙 。

ooc注意。


00


云朵在吞吐着热度。太阳偷偷舔走你的雪糕,却因为冒失而在你手上留下了痕印。你慌张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指,着急地啃了一大口,却因为内里还没散去的冰凉皱了皱眉。


你一向自信,没想到却因为吃雪糕这样的小事而萌生了一点挫败感。这还真是第一次。


但此刻你无暇顾及这些。因为答案一直心知肚明,不是么——再说,这种事并不值得你在意。真正值得在意的,那个人。可是比所有游戏和动画都重要的存在。


怎么跟个小女生似的。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吃掉最后一口雪糕。


接着是,各种无聊。


你沉吟了一会儿,打开电话手表,拨通了那...

bu ke miao shu de che.che

评论走链接。上个月摸得。

小 奶。狗(表面)柯

【佛笋】背德

*过去捏造,性格捏造,人物性格ooc注意。

cp是佛跳墙x鸡茸金丝笋。

鸡茸金丝笋和佛跳墙是恋人,这鲜为人知。

鸡茸金丝笋和佛跳墙是兄弟,这人尽皆知。

鸡茸金丝笋和佛跳墙是背德,他们心知肚明。

.

鸡茸金丝笋喜欢上佛跳墙,是因为那人不经意流露出的宠溺吗?不是的。他只是觉得那人拥有自己所喜爱的,所崇敬的,所信仰的“beautiful”,便不由自主地沉沦、依赖、眷恋。

尤其是那人的眸子。鸡茸金丝笋觉得,那里面蕴藏着世间所有令人沉醉的美景。鸡茸金丝笋最喜欢那双眼里的夕阳,会随着动作而游离、盘旋的光每次都不偏不倚的击中他的心扉。他透过那束光看见了世界——因为光的主人,就是他的整个世界。...

【扬佛/佛扬】梅花

*短打五百+预警,古风试水,ooc注意,文笔屑注意


这是寒冬。厚重的积雪压制着枯枝,寒风拂过,吹散那倔强的雪花。鲜艳的腊梅舒展着身子,不慎跌落,一望无际的纯白大地因其添上了殷红。


你慢慢地走向地上的殷红,附身怜爱地抹去梅花上的雪。花儿在寒风中瑟瑟发抖,你皱皱眉,摸着花枝叹气。


“这腊梅莫非也耐不住寒冷?”


“也许是害怕孤独呢。”


你闻声转身,异色瞳的男人挂着万年不变的温柔笑容,他不像往日一般穿着华丽,反而只穿了一件素色的长袍。那人手握一枝腊梅,缓缓向你走来。


那人在你身边停下,将腊梅递给你,附身抓起一团雪,摊开掌心看着其自顾自融化。他环视四周,旋即笑着问你:...

【少蟹】海滩

*男少主x蟹黄汤包,ooc预警,文笔极屑预警,过去捏造注意

*我永远喜欢蟹黄汤包

他又一次坐在了海滩上。

海鸥掠过海平面,激起海浪轻哼着歌谣拍打礁石的兴致。浪花舔舐着细沙,细沙反射着夕阳。闪光海上的光亮扩散开来,温柔而又温热的橙色被他握在手中,他低下头,摊开手掌,光在他掌心跳跃着,飞扑进他的眼底,刺激着他的心扉。他也许是被戳到了痛处,如夕阳般美丽的眸子里竟溢出了海水。咸涩的泪水滴落掌心,他开始哭泣。他俯下身子拉低帽檐,双手掩面,掌中的光因此消失了。

他很喜欢海滩。他喜欢阳光照射在身上的暖意,喜欢细沙铺洒在身上的温热,喜欢贝壳熟睡在他手中的安详。他更喜欢一边听着海浪拍打的声音,一边静静地...

怕水的孩子

蟹黄汤包个人向。没有质量的随笔,过去捏造注意,ooc注意。

我永远喜欢蟹黄汤包。


00


他很害怕下水。每次一提到“游泳”“玩水”之类的话题,他便会脸色铁青地跑开,躲在角落里哭泣。


01


他是个祭品。他是为了纪念某位名人,为了保护某位名人而出生的。


他睁开眼的时候,那些个本应为发明出新菜而开心的人们,却每个脸上都挂着泪水。没有一个人为他而开心,因为他只是一个祭品。


听说每个厨师都会特别珍惜自己所发明的美食,并且为能给人带来满足感而狂喜。可显而易见的是,他的一切似乎都与这传闻不符,甚至说是相反。他并非为了给人带来满足感而出生,他只是个祭品罢了。


“这肉馒...

蕉:

弄了之前的印象表2.0(
追加上了新出的食魂,请随意
lof保存不了可以去微博搜索#食物语印象表#  然后就有了
*p8-p9有官方放出立绘但未实装的食魂,填不填看个人吧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爆哭我家崽崽呜呜呜

【浮梅】希望稻草

你们看看这篇1551超棒


黄蕊:

“——浮士德。”


浮士德站在阴影里。他的梅菲斯特站在阴影之外。


他看见梅菲斯特沐浴在光芒之下,一身雪白在太阳的映照下光芒刺眼。尚还鲜活的血液跪在他的脚边,承受着太阳的炙热,连他的鞋底也接触不到。


他看见他的梅菲斯特回过头,望着他。在阳光的称托下,阴影里的他连梅菲斯特的表情也无法看清。


“——我什么都没有做错,对吗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梅菲斯特讨厌失败。


不,不止如此。他是痛恨失败,像恶心苍蝇一样恶心失败。他甚至不能容忍一点失误,所有不满足他战略目标的举动都是他的雷区...

【罗光】

“早上好。”
你笑着对我说。可我笑不出来。
好嘛……为什么能这么坦然呢?已经下定决心了吗?
我低头,避开你的视线。
.
“早上好。”
我尽量微笑着打招呼。可你并没有给我好的回礼。
真是任性的人啊,一点也做不到坦然呢?……也许是害羞呢?
我又看了你一眼,你低着头。
果然是害羞嘛。

【L糜】

汗让他的衣服都湿了,死死黏在他身上。
他冲你微笑。
“来抱抱我吗?”
“不要。”
“你身上黏糊糊的,好恶心。”
“……”
“不解风情。”

【L糜】

他笑。他眨眼。他冲你摆手。
“亲爱的。”
意外的句末没有爱心那种奇怪东西呢。
算了,他开心就好。
“怎么了。”
“我恨你。”
他可怜巴巴地看着你。
“所以抱抱我,好嘛?”
你不是很明白这两者有什么关系,
但是你知道他又提出了奇怪的要求。
你皱皱眉。
“不要。好恶心的。”
他故作沮丧,一副要哭了的可笑样子。
“怎么这样啊。”
“亲爱的。”
语气冷漠地撒娇,装可怜吗。
你转转眼珠。
“你过来。”
“嗯?”
“你是不是生病了?”

【L糜】

“他生气了。”
“所以呢。”
“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……唉……”
“噢。”
“我怎么哄他啊?”
“不知道。”
糜一拳打死了L。
能不能好好对台词啊。可恶。

【L糜】

“我讨厌你。”
“那挺好的。”
“我恨你。”
'“棒。”
.
你疑惑地看着他。
有哪里不对。
这个时候他应该痛哭才对。
.
“我喜欢你。”
“噢。”
.
这人不应该高兴吗。
.
“你没吃药?”
“嗯。”
.
噢,怪不得。

【L糜】

 “靡,我们都会死吧。”
他惊异地看了你一眼,没想到你居然主动开口了。
“当然了。那是,肯定的啦,毕竟——”
“那我们死之前可以感受到爱么?”
你扶了扶王冠,闭上眼。
“我很害怕,靡。”
“亲爱的,我可是爱你的呦?”
他强撑着笑脸。
“……不,你恨我。”
你笑了。

【L糜】

“我喜欢你嘛。”
面无表情地说出肉麻话的人。
恶心。
“你和我在一起嘛。”
别用那种像是死亡的眼神看着我。
过分。
“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嘛,你也喜欢我好不好嘛。”
原来嘛是口头禅么。
但还是好恶心。 

【刀砂】无题

前面的大长段是我去年写的,后面的是我今晚上搞得。实在接不上了,凑活看吧。


  星砂是个孤独的人。他的眼里装着的澄澈掩盖了孤独,他的嘴边装着的温柔掩盖了孤独,他心中装着的含蓄掩盖了孤独。他的手里有水蓝的梦境,装载着遥不可及,却又近在眼前的虚假与爱恋。他因而孤独着,孤独着,直到满天星光走到生命的尽头。

  寂静的森林是他的安身之所,是他被命运放逐与囚禁之地。放逐了思想,囚禁了温暖。于是这思想化为孤独、自卑及占有欲。这温暖化作虚假,梦境及憧憬。

  漫长的旅途是他无归期的救赎,是他把人生,于黑暗中解救的开始。解救了混沌及一无所有。人们告诉他,解救他的东西叫爱。他并不相信,但他的梦境时时刻刻提醒着他...

【摩牙】属于我的糖果


*cp磨牙,不逆,冰恋【恋/尸/癖】注意,擦边车注意,ooc注意


00
他死了。
知道后你只是转了转眼珠,手指划了划屏幕。你呼吸没继续,头也没抬,更没说一句话。
一分钟后你开始剧烈颤抖,近乎癫狂地呼吸。
你能做的也只有这些。
你不会,你不想,你不能放弃尊严落泪。你落泪是给自己解脱,那是自私;你落泪是给自己借口,那叫遗忘。
你拨通了他妹妹的电话,冷淡地告诉那人不要管这件事。

“徵羽摩柯。他是我哥,你告诉我怎么不管他?”那人轻笑,颇有嘲讽之意。“看不出来你是这样自私的家伙呢,嘻。你爱我哥,他死了你很伤心,我理解。但你也别妄想我会让你恣意妄为。

“你发起疯来是很恐怖没错,但我也一样。

“你个自·...

他在哄我吗?

我早该意识到。

国王所谓的信使,不过是虚伪的奴隶一个——如果不是虚伪的,那该如何解释这个崩坏的世界?

他应该已经死了,但他却多活了两年;她应该已经醒了,但她却多昏迷了两年;他应该已经下位了,但他还是王子。

国王的身影与眼前的信使融合,纠缠进自己那疑惑的心。

[Sea·hrpasi哥哥?]

我呼唤国王的名字——对着信使。他顿了顿,终于没了动作,只是僵硬地站在那里。他的酒红色长发迎风扬起,灰白的瞳孔平生唯一一次染上了惧怕。

我的心顿时坠入了无尽深渊。

如我预料,他的命运也被变了。

[……你是谁?!]他很惊慌。

“我是你。”

我不想再理他了,我感到很痛苦。

无论何时,这个国王都纤尘不染。

【刀砂刀】关于替代品

*ooc注意,刀砂刀注意

*在学校打了百分之八十的手稿然后在手机上写的。分了好几天所以内容可能有点连接不起来。

*文笔烂。流水账。

*字数2366。

.

你睡着了。而我没睡。

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开始说梦话了,而且一定要抱着我才能安心睡去。而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越来越迷茫。

我挪了挪身子,想离你近些。你的呼吸打在我的胸膛,似乎含着笑意。你的嘴动了动,呢喃着一些我早已听惯了的话语。而我只静静看着你,一言不发。我的手搂住你的腰肢,指尖摩挲着你细腻的皮肤,然后再无半分越界。

我闭上了眼,静静等待时间的流逝,等待初春朝阳的升起,等待你那星尘般的眸子在阳光下闪烁。

你醒了。而我一夜...

【刀砂刀】五题

Ooc注意。刀砂刀注意。原创五题。

  

【1.温柔笑着的人】

我有一个喜欢的人。

他有个很好听的名字,洛亦天。

他不是很喜欢笑,平常也很沉默寡言。

我以前认为他是个冷酷的人。

直到某天,我起床的时候发现他在看着我。

他温柔地笑着,澄澈的眸子里暗藏着无限蜜情。

【2.除了你的爱之外】

“我只想得到你的爱。”星砂的眸子在夜空中闪烁,星星的光芒披在他的身后。“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”

“那我的身体呢?”

【3.不擅长伪装的人】

我的恋人最近常常一言不发,原先脸上的笑容也变成了无表情。

我经常看见他对装着礼物的瓶子发呆。

我也经常看见他偷偷地观察我的一举一动。

我觉得,他真是个不擅长伪装的人啊。

不过也只是对我。

【4.买东西】

洛亦天买...

© 氧气缺失 | Powered by LOFTER